挕悃庈桴 轎煤楷票む坻萇汒ん第陓洘

冞煦眸赶褫枑珋蚔牁

02/17 08:23 陓洘晤瘍ㄩspnc0e246050vvhf 扂猁隱晟
  • 鎗闖 厙釐饜璃
  • 4942啋
  • 妀模/冪槨
  • 堤逤
  • 刓珂汜
  • 146361616540
  • 譴漆瓮衪傖俴ф粥秶こ釦
冞煦眸赶褫枑珋蚔牁彶翹脤戙ㄩ啃僅 刲僩 360   煦砅載眢換畦
砆①賡庄

冞煦眸赶褫枑珋蚔牁涉起飛用小翼312架客機受影響美國波音公司所生產的客機再爆質量醜聞,美國聯邦航空管理局(FAA)前日表示,部分波音737型客機的零件可能存在製造缺陷,導致客機前緣縫翼導軌強度和耐久性達不到法定要求,可能令導軌提前損毀或出現裂縫。事件涉及機型包括今年3月因為操作軟件問題而全球停飛的737MAX系列,以及上一代的737NG,全球估計最多可能有312架客機受影響,當局已經下令波音立即更換問題零件。波音向FAA提交的報告表示,早前接獲外判商通知,指某一特定批次的前緣縫翼導軌可能不合格,但強調尚未收到任何報告反映在役客機存在與之相關的問題。FAA與波音公司聯合調查發現,問題部件可能達到148個,由一家次級供應商製造,全球可能有179架737MAX和133架737NG受影響,其中包括在美國投用的33架737MAX和32架737NG。增起飛升力失效或損壞客機前緣縫翼是安裝在機翼前端的狹長小翼,用以提高飛機臨界迎角和增加升力,通常在客機起飛時使用。FAA表示,零件缺陷可能導致導軌「無法滿足現有法規對強度和耐久性的要求」,並指問題零件「可能因製造不當而容易出現過早失效或開裂等情況」。當局稱,儘管前緣縫翼導軌完全失效「可能不會造成飛機損失」,但「存在導致飛機在飛行中受到損害的風險」。中國民航局:正在調查波音估計,20架737MAX和21架737NG最有可能安裝了問題零件,為防萬一,建議航空公司額外再檢查159架737MAX和112架737NG。一旦發現問題零件,務必在飛機再次投用前更換。FAA亦發佈說,他們已提醒國際民航機構注意這一情況並採取必要行動,並將發佈一份適航指令,要求波音更換問題零部件,而受波及的航空公司須在10天內完成更換。波音表示,更換工作預計需要一至兩天時間。對於波音737飛機的機翼零件被揭存在缺陷,中國民航局負責人表示,已接到美國聯邦航空局通知涉及的批量號,正在調查事件。■綜合報道冪濂煦⑹迵庈巹庈淉葬衪覃ㄛ▲ょょ慇嫌庈輿珛赻跼˙匹艭溝陰˙丑曼遘硪帟臐措尤奲蟭庢砦仄蔑腹歲黮見狡華觓忒捃厒桯羲ь燴淕笥馱釬ㄛ彶隙坁華1勀豻譯﹝

國務院副總理韓正上周在會見本港訪京團時,代表中央作出支持本港修訂《逃犯條例》的重要表態,本報和大公報隨後專訪權威人士,進一步解讀韓正重要講話的精神。認真領會韓正副總理講話和權威人士的解讀,可以真切感受到中央對港的真誠關愛,可以看到中央恪守「一國兩制」原則,在維護「一國」的前提下,充分尊重香港法治、重視鞏固香港作為國際商業中心的獨特優勢,確保「一國兩制」實踐不變形、不走樣的誠意和決心。中央力挺依法修例,釋疑止爭,正是捍衛「一國兩制」的又一次實際行動。修訂《逃犯條例》遭反對派作政治化、妖魔化的誤導宣傳,指修例後「人人成逃犯」、「危害國家安全罪將送中受審」的歪論甚囂塵上,令本港部分人士對修例產生了一些擔憂。就港人最關心的何種情況會被移交的問題,權威人士指出,香港向內地移交逃犯不外乎四種情況:即內地居民在內地犯罪後潛逃到港、香港居民在內地犯罪後逃回香港、香港居民在香港觸犯涉及危害國家安全罪行、中國公民或外國人在國外針對中國國家或公民犯罪而身在香港。權威人士強調,因為內地刑法不在香港實施,修例不會改變香港法院對刑事案件的管轄權,因此「真正需要向內地移交犯罪嫌疑人的,主要是第一和第二種情形」。至於第三種情形,如果香港法律也認為是犯罪的,一般由香港司法機關適用香港法律處理,換言之不需移交內地。第四種情形發生的概率很小,如果對方是外國人,還要考慮外交關係、中國與有關國家是否有引渡協議和協作安排等因素。中央領導的講話和權威人士的分析傳遞了明確信息,就是中央嚴格遵守「一國兩制」的規定,尊重香港作為獨立司法區的管轄限定,不會輕易逾越各自的執法、司法界線。修例後,在兩地都屬犯罪的行為,也只移交犯罪行為發生在內地的人士,犯罪行為在香港或國外發生的,原則上都不會被移交內地。香港是「一國兩制」下獨一無二的國際金融、經貿中心,又是全球最自由的經濟體,有良好的法治傳統和國際聲譽,中央高度重視、全力維護香港這些獨特優勢,而絕對不會利用修例之便,去損害這些利國利港的優勢。 權威人士特別指出,香港居民現在每天在內地工作和生活的人數以十萬計,「有誰聽說過哪個香港人無緣無故被內地執法機關和司法機關抓捕、刑訊逼供和判刑了。」這種解讀,既是陳述事實,也是給港人派下「定心丸」:自牷u一國兩制」的事,中央絕對不會做。中央支持修例,目的很簡單,就是希望香港完善法治、更好地保障港人的權益,絕對不是為了箝制、剝奪港人的人權民主自由。權威人士還指出,中央真誠地希望香港保持2017年國家主席習近平出席香港回歸祖國20周年慶祝活動以來穩中向好的發展大勢,堅定地支持特區政府和行政長官依法施政,集中精力發展經濟、改善民生,在積極融入國家發展大局中實現香港自身的更好發展。這也體現了中央對香港的真誠關心和愛護。眾所周知,自習近平主席視察香港以來,香港形勢發生根本性好轉,在特區政府推動引領下,香港各界主動融入國家發展大局,積極參與粵港澳大灣區建設,保持了穩定向好的發展形勢。中央領導的講話,正是提醒香港各界,要珍惜愛護當前來之不易的風清氣正人心齊局面,不要因修例的爭議而令其發生改變。中央態度鮮明肯定特首林鄭月娥帶領特區政府依法施政、積極作為、敢於擔當,全力支持特區政府依法修例,就是期望香港各界和廣大市民統一思想,以最強大的民意支持特區政府打贏通過修例這場硬仗,盡快回復聚焦經濟民生謀發展的主旋律,與國家共同發展進步。桲翮ь倳徹懂ㄛ※扂岆迶遠笢勦腔條ㄛ斛剕鏽菴珨§祥淏岆赻撩腔濂藏陓沭鎘ず覂涴爺癩砑坻喳砃ヶ奴界灈轂硪旯晚眒拸噥淰勤忒腔奀緊ㄛ珩岆蕞覂涴跺陓癩砃ヶ掉變﹝郭中行資深評論員民主黨在反修訂《逃犯條例》一役上,千年道行一朝喪,其極端非理性的表現,其下三流的伎倆,不要說成為「忠誠反對派」,就是一個政黨一個政治組織基本的政治底線和原則,民主黨也付之闕如。過去民主黨反對政府施政,還會辯論一番,至少還有一些論述,但現在民主黨新一代如胡志偉、尹兆堅、許智腄B林卓廷之流,搞政治卻淪為上演政治騷,甚至大搞議會暴力,一味造謠抹黑,無論述、無研究、無建設性。民主黨窮得只剩下做騷和抹黑,其衰敗又豈是無因?昨日民主黨尹兆堅又在議會搞事,向特首林鄭月娥提出不信任動議,理由是林鄭提出修訂《逃犯條例》,直接破壞「一國兩制」,拆毀香港法治制度及對內地的「防火牆」,他更指林鄭「顛倒黑白」及「講大話」等,試圖誤導市民及國際社會,以為全世界只有她一人才是正確云云。尹兆堅的指控十分嚴重,扣的帽子很大,理應提出證據證明民主黨的指控成立,否則就是誣告,是惡意抹黑和誹謗。反對派挾外力干預損港法治然而,不論是尹兆堅或其他反對派政客,對於修例所作出的種種攻擊,不是誅心之論,就是含血噴人,根本提不出任何理據。尹兆堅指修例破壞「一國兩制」,更是一派胡言。整個修例工作按照香港法律進行,在立法會進行審議及立法,修例後案件由法庭把關,種種安排正體現「一國兩制」下香港的法治優勢,何來損害「一國兩制」?如果將在內地犯法的人士移交回內地受審,就是破壞「一國兩制」,難道在反對派眼中「一國兩制」就是包藏罪犯的制度保障?這是什麼樣的法治精神?而且,所謂破壞「一國兩制」,反對派根本是賊喊捉賊,誰在引「八國聯軍」干預修例?誰人飛到美國向外國主子領旨受命,為外國干預「引路開門」?誰人不斷呼籲外國制裁香港?不就是李柱銘、涂謹申等反對派政客,他們挾外力干預港事才是對「一國兩制」以及香港法治的最大損害。如果要提出不信任動議,最應該向反對派議員提出。其實,不論是涂謹申自以為是地「邀請」特首作電視辯論,到尹兆堅毫無理據的提不信任動議,以至反對派不斷的造謠和抹黑,目的只有一個:就是不斷在社會上炒作風波,挑動市民不滿,為此反對派政客及其喉舌幾乎沒有停過的在社會上造謠煽風,在立法會上攪局點火,更將矛頭指向特首和一眾官員,要求他們出來回應。但當特首及官員回應他們質詢之時,他們詐傻扮懵、裝聾扮啞,繼續搞事,繼續以謊言抹黑修例,這說明什麼?說明反對派從來不是理性討論,也不是有心完善修例,而是要借題發揮,在社會上煽風點火,重演當年反23條立法的一幕,拉抬反對派士氣。所謂辯論只為製造話題挑動民情所以,涂謹申的公開辯論當然是不安好心,不過是為製造議題,挑動民情,特首明確拒絕其辯論要求是合理的,但民主黨卻惱羞成怒,提出不信任動議。涂謹申及民主黨未免把自己看得太高,民主黨要做騷,特首及特區政府為什麼要配合?本來法案委員會就是最合適的討論或辯論法案平台,是誰將委員會拆掉?是誰拒絕溝通?現在尹兆堅指特首「顛倒黑白」及「講大話」,究竟誰在不斷造謠扭曲修例,誰在網絡上不斷P圖造假?誰將修例上綱上線?尹兆堅的指控基本上全部都可以套用在民主黨身上,一隻手指指責別人時,另外四隻手指卻是指茼菑v。現在的民主黨,充斥的都是一班下三流政客、激進政客,「爛仔偉」、許智「瘋」,以至搞到黨內天怒人怨的林卓廷,再加上一味投機的尹兆堅,這樣的班底,不但史上最癲,更是史上最廢,這些人的上位正正反映民主黨是如何墮落,相信很快民主黨就可以與「社民連」、「人民力量」等合併,成為名副其實的爛仔政黨。

渀勤靨野腴恀枙,涳蔬楊埏樓湮勤埭芛н芋H婺棗窏芋7鵊犗窏那芧磑н佬倛玥霰滼民朱,儅憤抻坰凱楠俶靨野腔巠蚚沭璃,汁糔封★細30れ眭妎莉並鯓簞蜈瓚靨塗閉徹100勀啋﹝▽麵轎陔疶恀▼荂僅攝昹捚囧赽瑤諾鼠侗睿除塘掀捚瑤諾鼠侗跪珨殤737MAX8倰諦儂汁10堎睿踏爛3堎珂綴袡障ㄛ磁數祡346侂玉﹝

冞煦眸赶褫枑珋蚔牁桲濂婓郔詢潰菴29棒潰舷羲溫欳癵蜓慓玾竺鬎蹎獺匿樝祩驉捱狫曲˙及斑厊糔侇3暱掉銫2019-05-3114:09陎ぶ拻懂埭ㄩ楊秶梇--楊秶厙楊秶厙控儔5堎30桻飲м萻亃鯥琚偭麤說措暱嫁肵誹ヶ浀ㄛ郔詢佸鬄麮嬦瑤鯄儩棞迮29棒潰舷羲溫梬貕砠盆齂瑢炕匾缺砦堸恐牲祥勻齂魽情ㄧ母奰撰來3梊矞戴臟埮統樓※瞳鎮摩芶§頗祜﹝

日前,由中央美術學院、江西省文聯、南昌市紅谷灘新區管委會主辦的「我想你知道--王少軍藝術展」在南昌791美術館舉行,展出了中央美術學院畫家王少軍創作的雕塑、水彩、拓片三種藝術形式的作品,共120餘件,全面展現了其多年來各個藝術領域的研究成果,也展現了人間百態。據悉,2006年,王少軍開始創作一個「角兒」的形象,「角兒」一個從芸芸眾生中冒出來的形象,讓他不再為一個客觀人物所局限,可以讓這個形象走入很多人的命運,或者態度,或者社會中的角色。王少軍表示,此次展覽以「我想你知道」為主題,「我想」旨在表現一種狀態,是他個人生活狀態、心理狀態以及精神狀態的闡述。通過他的作品,我們不僅能解讀到作品獨立的精神狀態以及他的情感,同時也能反觀到自己,探索初心,找回因忙碌而疏遠的生活感受,也正如他所期望的那樣「我想你知道」。譬如,他的雕塑作品《抱雞的人》、《進食的人》,放大了人物的表情,甚至於誇張變形的表現人物在動作進行時的狀態,將人物的鮮活性格和情感定格;水彩作品《生日》、《整裝待發》、《女兒,向西,向西》描繪的三個日常場景,同樣弱化了事件本身,而強調了人物複雜的情感;《天地之一》、《跨越崑崙》、《蛙與人》之類的雕塑作品透露出一種夢境般超現實的意味。本次展覽由中央美術學院院長范迪安擔任學術主持,江西省美術家協會主席王向陽擔任策展人。展覽將展至2019年6月30日。■文:香港文匯報記者王逍通訊員謝穎2016爛10堎26,4靡掩豢佼黿補餑〧牬ㄩ騄刵欐Ⅳ暱灃俵瑐屎(眕狟潠備綠傚鼠侗),鼠侗茠瞳俶珛昢峈忒儂假袗炵苀ь燴篲,婦嬤Color﹛Booster脹莉こ,涴虳篲價掛髡夔眈肮﹝艇爵擘佽ㄛ樓源淏婓ぜ嘛鎮債蹕淉葬巖蚺樓鏽湮俋蝠夥腔華弇﹝

香港文匯報訊(記者趙夢縈)立法會醫學界議員陳沛然委託中文大學香港亞太研究所,進行一項全港醫生工作滿意度的問卷調查,逾半受訪的公立醫院醫生認同工作量超負荷是人手流失的主因,尤以內科部門的問題最嚴重。陳沛然批評,醫管局的管理問題嚴重,醫生要投放太多時間處理醫院認證計劃,或開會等行政工作,醫生流失是因「個心受委屈」多過為錢,建議醫管局減少文書工作,釋出醫療人手到各分科門診。亞太研究所於今年2月至3月期間,針對工作滿意度向本港1,374名公私營醫生進行問卷調查,當中829人任職於醫管局,441人於私家醫院或診所執業,其餘人士則在大學和衛生署工作,或已退休及處於其他狀態。醫管局醫生是所有組別中滿意度最低,其餘依次是衛生署醫生、大學醫生,私家醫生滿意度則最高。逾六成(%)醫管局醫生對工作量不滿,近半數(%)不滿醫管局人手編制安排(包括候召、輪班等),工作量過多是醫管局流失醫生的最大原因,其次是晉升機會和薪酬等。陳沛然指出,公營醫院各專科的工作量差異極大,以內科為例,大部分醫生每周工作60小時以上,並且病房和門診病人數量較多;但有些專科醫生每周工作40小時,致使內科、腫瘤科等部門醫生的不滿率較高。行政摰伅﹛u牛頭不搭馬嘴」陳沛然要求醫管局停止新一輪的醫院認證工作,「現時公立醫院正面對病房逼爆、急症室及專科門診輪候時間長等問題,在此情況下醫管局仍要醫生開會傾醫院認證等行政工作,是『牛頭不搭馬嘴』,飯都未有得食,你同我說要食好齱H」他又表明不支持免試引入境外醫生,「每年已有過百海外醫生在現有框架下來港執業,海外醫生一直都未被拒諸門外,但大多數人來港後並未選擇在醫管局工作,若開放免試執業仍是於事無補,亦未必能保障醫生質素。」牖衾掩豢準楊蝠眢妀珛贈躇痐擂煜,н邑鵊熁龢唌〥窏邦磑ˇ瑒鞳E區儤屋甽魌,楊埏芼ぢ俶巠蚚凱楠俶靨野,瓚樵掩豢蟀湍靨野冪撳囷囮3522勀啋,岆姘忑瞰婓妀珛贈躇偶璃笢巠蚚凱楠俶靨野腔偶璃,极珋賸湮薯秶笛填砩н芋C牉騉˙仍棣糧伄腔歎硉絳砃﹝

廖迶Ч桶尨ㄛ蔚樟哿妗囥※嗽嫁瓟谿艙葩隴毞數赫§ㄛ勤嗽嫁瓟谿艙葩煤蚚瓟悵惆种綴腔赻葆煤窒煦跤軑硃泂ㄛ盓厥衄瓟谿艙葩剒⑴腔嗽嫁傾徹麵壽﹝筍婓厙釐隆絃耀宒狟,勤冞絃埜腔①錶,枑鼎督昢腔厙桴す怢掀妘こ汜莉冪茠氪載撿衄潼奪腔褫夔俶睿晞瞳俶,秪森茼蚕枑鼎隆絃督昢腔す怢創童脤桄翩艙痐甜輛俴雄怓奪燴﹝壺賸誘禍ㄛ坻蠅遜岆遠噫腔※誘燴呇§﹝膘扢楊笥控須岆控須刳撗銀搥З齟蟭庥虮嘔,洷咡控須楊笥膘扢馱釬紨祭旮,載疑華峈控須悵毅誘瑤,繩併恮藿甀梑垮捷楚

植2016爛羲宎ㄛ栝弝珂畦堤賸▲ь厙俴雄◎▲馽鼠碩湮偶◎脹扡偶枙第曄ㄛ眻祫輪ぶㄛ跪華怹弝眈樟畦堤賸▲倢劑勦酗◎▲綴漆祥岆漆◎ㄛ▲抏郫藷◎珩婓渾畦袨怓﹝孮帢鉏迤瑭櫸2018爛,涳蔬楊埏忳燴咂ヶ痐擂悵宥糒70璃﹜盓厥69璃˙忳燴咂笢痐擂悵宥糒135璃﹜盓厥120璃,盓厥薹湛%﹝

婓控須莉珛趙捃襖楷桯腔肮奀,秪俴珛梓袧祥劂﹜瓣醴躲瑞芘訧﹜潼奪硒楊敖輓竘楷腔恀枙羲宎芧珆,婓珨隅最僅奻秶埮賸控須怹陎絳瑤莉珛腔翩艙楷桯﹝絞蚚誧溼恀厙桴麼氪APP奀ㄛ腕堤珨隅腔萸僻講ㄛ筍甜祥砩庤覂妗暱衄勤茼腔侒皿3廙繴襞吽ㄓ什篫~6月1日宣佈對美新一輪關稅反制措施正式生效後,昨日國新辦發佈了《關於中美經貿磋商的中方立場》白皮書。白皮書向國際社會揭露了美方在經貿磋商中三次出爾反爾的真相,亮出了中方不能犧牲發展權、不能損害主權的底線;既表明中國理性解決貿易糾紛的誠意,也宣示中國不會畏懼任何強權霸凌、準備好迎接任何挑戰的決心。 繼去年9月發佈《關於中美經貿摩擦的事實與中方立場》白皮書之後,中方再度就中美經貿問題發表白皮書,闡明中國對中美經貿磋商的政策立場。白皮書開宗明義,指出中美經貿關係是兩國關係的「壓艙石」和「推進器」,事關兩國人民根本利益,事關世界繁榮與穩定,表明中國對經貿糾紛的理性態度,對中國作為世界經濟最大發動機的責任有清晰認知和堅定擔當。中國果斷對美反制、向全球發佈白皮書,是中國面對美國不斷潑髒水而發動的一次捍衛尊嚴的反擊,對世界顯示中國的理性與力量。對美國強權霸凌,中國堅決說不;對本國人民,中國政府表明絕不簽城下之盟的決心。這也是中國對中美未來長期博弈的表態。此份白皮書向世界說出真相,包括美國在中美磋商中三次出爾反爾,如美國罔顧事實、拋出「盜竊知識產權」「強制技術轉讓」等不實指控;在磋商中得寸進尺、堅持不合理要價;突然搞極限施壓,威脅對2,000億美元商品加徵關稅等。中國以大量事實和數據,向國際社會講出中美貿易磋商的真相,既是以事實對美國指責中國不守諾言作出有力反擊,也是以事實捍衛自身權益。正如之前《人民日報》「鐘聲」系列評論所駁斥的,「美國吃虧論」「加徵關稅有利論」等九大謬論,皆可休矣。中方談判首席代表、國務院副總理劉鶴在中美第十一輪經貿磋商後,曾首次對媒體披露了中國的三大核心關切:第一,如果要達成協議,所有加徵關稅必須全部取消;第二,提高貿易採購額度要照顧中國發展實際,不能漫天要價;第三,堅持文本的平衡性,這事涉及主權和尊嚴。中國不會因為要達成協議,就順從美方改變中國的制度和程序,這是干涉內政。此次白皮書明確亮出底線,表明中國在原則問題上決不讓步,明確指出,發展權、主權不可談判。白皮書提出,相互尊重,就是要尊重對方社會制度、經濟體制、發展道路和權利,尊重彼此核心利益和重大關切,不挑戰「底線」,不逾越「紅線」,不能以犧牲一方的發展權為代價,更不能損害一國的主權。這顯示中國原則立場明確堅定,不會接受「不平等條約」,不會簽城下之盟。白皮書也明確傳遞中方推進貿易談判的意願,中國為了全世界人民的利益,理性對待貿易分歧,中國始終抱最大誠意,願意採取合作的方式,解決經貿摩擦,推動達成互利雙贏的協議。現在球已在美國一邊,且看美國如何回應。黃仲鳴文人獨死家中,至屍臭始被揭發的大有人在。最為人知的當然是張愛玲,倒臥洛杉磯寓所。另外,曾是我報館的同事繆雨,亦是黯然、淒然而去。另有一姓何報人,八十年代退休後移居台北獨住,鄰居多日不見人,屋內惡臭溢出,慌忙報警,破門而入,只見老人家坐於椅上,已斃多時,右手伸出,指向^上電話,料想召援不及。此外,還有一個神秘作家十三妹,於一九七零年十月猝然昏倒,雖然及時被發覺送院,惟急救後仍回天乏術。說十三妹「神秘」,一點不錯。她在報上塗鴉,得見她芳容的,十中無一。至於相片,更是難得。在沒有傳真機、電腦時代,交稿是郵寄,聯絡編輯靠電話、寫信。我不識此才女,得看她的文章,是在圖書館翻閱戰後的《新生晚報》;其後在很多份報紙都見到她的文章。印象最深刻的,是六十年代她翻譯的一系列007占士邦故事。昨天閱劉以鬯的《暢談香港文學》(獲益出版事業有限公司,二零零二年六月),其中一篇〈我所知道的十三妹〉,對十三妹其人,有更深的認識。劉以鬯與十三妹是編者與作者的關係。一九六零年二月,劉負責主編《香港時報.淺水灣》副刊。當時,十三妹已在寫稿界寫出名堂,劉以鬯邀她寫專欄,欄名叫「十三妹漫談」,劉說:「十三妹喜歡在專欄中露才揚己」,不錯,由欄名可知其秉性,她「在專欄裡討論的涉及面頗廣,知識豐富,學貫中西,給讀者的印象是:十八般『文』藝樣樣精通。」劉以鬯這語確是得當。由於十三妹名震香江文壇,有鮑耀明者,將她部分稿件寄給北京的周作人。周作人看了,回說:「她就是能寫,並不是寫得好。」我看她的文章,周作人評得確是。當年的文人確是「能寫」,無不產量豐富,無他,餬口而已。劉以鬯說「她的經濟情況並不好,生活清苦,必須煮字療飢,筆耕為業,自認很俗氣與銅臭氣」,因此,她在信中要求劉以鬯讓她寫多一篇小說。在「淺水灣」寫了兩年。一九六二年,劉以鬯調編他版。「淺水灣」由別人接任。「十三妹漫談」告終。心直手快的十三妹,將責任全推到劉的身上。寫了一封言詞嚴厲的信給他。劉以鬯喊屈,突然停刊十三妹專欄,是報館決定的事,與他無關。不過,過了幾天,十三妹弄明事情後,又寫了一封信向他道歉。十三妹就是這樣一個人。後來,劉以鬯主編《香港文學作家傳略》,在「十三妹」條下引她的自白:「也許由於我是女人,也許由於我生來就是不宜這一行的胚子,也許由於在這一行出賣勞力六年了,我始終獨往獨來,老遠站在這一行的邊緣之外。」不錯,只「站在」「一邊」,不投入這個社會,雖是環境使然,其實是性格使然。生活又艱苦,十三妹就這樣鬱死了。

冞煦眸赶褫枑珋蚔牁謐傑笢埏瓚樵綴,鎮綻鍍祥督,枑堤奻咂,冪刓陲詢楊埏笝机笛隅,掩眶隙奻咂,峎厥埻瓚,甜甡楊惆③郔詢楊埏侚倢葩瞄﹝▽竘蚡藉▼慇昹杻2梊痦伢譆倓童界珋嗊藚媕岊梇篳黰甲滹牴徶蠓帡袡狡乘羅冼庉耽掩戩龢秩鯥模遘齤癒婓枑詢嗽嫁汜魂煤硃翑梓袧腔肮奀ㄛ笢弊遜參嗽嫁悵梤腔囀楺藅誕藟蝌ざ芺枅悵梤阹桯﹝

冞煦眸赶褫枑珋蚔牁-陓洘芞え

冞煦眸赶褫枑珋蚔牁潠賡

鬊躓尪

楷票奀潔ㄩ02/17 08:23
陓蚚暮翹